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灵境行者

第五十九章 侦探推理馆(完)

灵境行者 | 作者:卖报小郎君 | 更新时间:2022-04-21 03:28: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屋外涌来浓郁的黑暗,比黑暗更深沉的黑暗。

   张元清拥有一双看透黑夜的眼睛,却看不穿这股恐怖的阴气,只能隐约瞧着那道穿着嫁衣的身影,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迈过了门槛。

   这一刻,张元清体会到了出生以来,最大的恐怖。

   这种恐怖不是被“趴肩怨灵”吸取阳气时的惊悚,不是被僵尸追杀时的慌乱,而是你心里有情绪爆炸,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应的恐怖。

   无法反抗,无法抵御,无尽的绝望。

   夜游神的能力,在此刻毫无作用,他完全被压制了。

   小逗比吓的连哭都不敢,小胖身子不停的发抖,几秒后,他没用的主人和他一起发抖。

   黑暗涌入了屋子,那道穿嫁衣的身影,一步步走来,浓郁的死气笼罩在房间每一个角落。

   这时,张元清放在兜里的猫王音箱,又一次不分场合的发出声音:

   “她来了,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新郎坐在床边,心里想着自己的计划,但他看似淡定,实则恐.......”

   猫王音箱说到这里,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干扰,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几秒后,声音恢复,但说出来的内容却让张元清大吃一惊:

   “新郎看似淡定,实则喜悦无比,只因新娘貌美多姿,温柔端庄,是难寻的良配,对,就是这样......滋滋.....”

   然后彻底没了声息。

   实则喜悦无比?!你确定自己一开始想说的是这个吗?这段话槽点太多,张元清无从吐起,他低着头,不敢去看鬼新娘。

   额头豆大的汗珠滚落,身体微微发颤。

   然后,低着头的他,看见一双红色的绣鞋,停在了自己面前。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谢灵熙坐在床沿,一动不敢动,她五官清丽精致,衬着婚房的布景,乍一看好像她才是新娘子。

   旧版的攻略里,被鬼新娘选中的人必死无疑,这一点在新版里应该不会变,她选了谁,谁就死定了.......谢灵熙悄悄吞了口唾沫。

   她一直知道鬼屋的攻略,只是没说,原本是想进鬼屋后,以此为筹码,后来发现王泰是夜游神,且任务出现了变更,多了聘礼、婚帖等环节,便知旧版攻略已经没用了。

   也就没有再提及。

   谢灵熙很害怕,虽然她经历过两次单人灵境,两次多人灵境,期间也遇到过危险,尤其单人灵境,各大职业的单人灵境清一色的死亡类型。

   但她所在的职业,单人灵境可以用惊险来形容,却与“恐怖”无关。

   金水游乐园是谢灵熙经历的,第一个含灵异元素的灵境,太可怕了,这种可怕不仅仅是死亡危机,鬼怪这东西,天生就能勾起人类的恐惧。

   我这辈子都不会看恐怖片了......她在心里暗暗发誓。

   婚房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仿佛没有尽头的煎熬中,谢灵熙忽然听见了灵境提示音:

   【您已完成鬼屋(冥婚)任务,您正在进行“心惊肉跳”任务系列,该系列娱乐设施为:过山车——地下停车场——鬼屋(冥婚)——侦探推理馆。请在半小时内前往第四個场所。】

   “结束了?”

   谢灵熙一愣,继而涌起强烈的喜悦,宛如走过漫漫长夜,开心的恨不得欢呼。

   终于过去了,这个可怕的灵异任何终于结束了。

   然后,才是第二个念头:谁死了?

   她迫不及待的推开格子门,来到外面,左顾右盼一番,夜色凄迷,檐角灯笼高挂,什么动静都没有。

   但很快,身后就响起脚步声,谢灵熙立刻回头,看见红头发的火魔也从身后的婚房走了出来。

   火魔脸上交织着喜色,眼里仿佛期待着什么,“看来死的是王泰或齐天大圣。”

   谢灵熙见他活了下来,微不可察的皱一下秀眉。

   火魔心情极佳,道:

   “最危险的环节结束了,接下来的侦探推理馆,难度应该不大,如果能出去,我们就完成了s级首杀,啧啧,我已经开始期待通关奖励,哦对,还有攻略,单凭攻略,就能让我挥霍很长一段时间。”

   谢灵熙瞥他一下,淡淡道:

   “鬼屋这一关的攻略,我们并不太清楚,王泰是最清楚的。你写出来的攻略价值恐怕要大打折扣。”

   火魔耸耸肩:“就算这样,它也依然很珍贵。”

   两人没等多久,很快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

   “你?”火魔神色微微一怔,旋即恢复,嘿了一声:

   “看来齐天大圣要留在这里当新郎了,这小子又胆小又怂,他要是能活着离开灵境,那才不公平。”

   “王泰哥哥!”谢灵熙绽放甜美笑容。

   张元清微微颔首,望向火魔,语气低沉:“怎么说都是同伴一场,没必要说风凉话。”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快离开这里吧,老子一刻都不想待了,早点离开,早点结束任务,各奔前程。”

   各奔前程四个字,咬的极重。

   于是,在张元清的带领下,三人穿过内院、大堂、外院,沿途没有遭遇危机,顺利离开了鬼宅。

   三人脚步飞快的离开暗巷,一刻都不停,极有默契,似乎都对此地有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十分钟后,按照路边的指示牌,他们寻到了侦探推理馆。

   这是一座白色的建筑,高大粗壮的立柱支撑三角型的屋顶,标准的西式风格。

   铁艺大门敞开着,前院有一座喷水池。

   “需要休息一下吗?”

   张元清停在铁艺大门外,征询两位队友的意见。

   谢灵熙和火魔摇头。

   鬼屋的恐怖,更多的是精神方面的耗损,体力倒是没有太大的消耗,这十分钟的路程,已经足够他们安抚情绪,并不需要再休息。

   再说,到了这一步,他们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今晚梦魇般的任务。

   三人进入大门,绕过喷泉池,走进了宛如博物馆的建筑中。

   推理馆的大厅,铺设着正方形的地砖,穹顶吊着八盏华美的水晶吊灯,带来璀璨明亮的光芒。

   大厅的陈列着展柜,里面的展品多种多样,有烟斗和手杖,有红领结和足球,有跳舞小人的符号,有线装的洗冤录........

   烟斗和手杖就算了,居然还有红领结,感觉这副本在玩梗........作为推理爱好者,励志要效仿外公,成为优秀警长的张元清,对这些物件并不陌生。

   三人目光扫过展柜,很快挪开,落在了大厅中央,六尊盖着红布的雕塑身上。

   火魔看着红布覆盖的雕塑,目光闪烁一下,道:

   “这一关的任务是什么,推理吗,我最讨厌这种动脑子的任务了。”

   谢灵熙沉吟不语。

   张元清指着六尊雕塑,笑道:“题目不是已经给我们了吗。”

   话音落下,张元清、谢灵熙和火魔,脑海里同时收到任务提示:

   【叮!欢迎来到侦探推理馆!】

   【已为您清除多余物品,侦探推理馆是考验智慧的地方,禁止武力冲突,违者抹杀,请队长上前揭开红布。】

   谢灵熙和火魔没有动,而张元清大步上前,把盖在雕塑上的红布揭开。

   六尊雕塑一模一样,每一尊雕塑的胸口都贴着名牌,分别是:平民、中立者、中立者、守卫、内奸、邪恶之徒。

   “我们队伍里有邪恶之徒?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过山车攻略没有变更,而河伯却死了,王泰,你当时就想提醒我们了吧。”火魔恍然大悟,然后诧异的打量张元清,道:

   “伱是队长?”

   张元清含笑回头:“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火魔顿时不说话了。

   这时,副本提示音再次回荡于三人耳畔:

   【叮!现在公布队长任务:注意,队伍中隐藏着一位邪恶之徒,请确保队员人数大于等于3,否则将受到惩罚,当前等级经验清零。注意,请隐藏好自己的角色身份。】

   【叮!队伍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请队长推理出他们的身份,并贴上名片,贴错任何一名,“侦探推理馆”任务失败,队长阵营全员抹杀。】

   【每一位队员拥有为自己辩解的权力。】

   【请在半小时内完成推理,过时视作任务失败,队长阵营全员抹杀。】

   【世界上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计时开始:00:30:00】

   我说呢,为什么隐藏任务要求不能暴露各自的身份,原因在这里......张元清心里嘀咕,同时,仿佛有感应一般,他察觉物品栏多了件东西。

   打开一看,物品栏里的道具呈现灰色(不可使用),但有一格色彩正常,是一叠名片。

   他取出名片,共六张,名片上写着队员们的名字。

   “时间有限,我就先从死亡的队友开始推理,你俩没意见吧。”他扬起手里的名片,望向了身边的谢灵熙和火魔。

   “可以,这样节省时间。”火魔赞同他的提议。

   谢灵熙点点头。

   张元清把名片呈扇形打开,扫了一眼,抽出“愧为人父”的名片,道:

   “保险起见,从最稳妥的开始,愧为人父是中立者,他死前亲口告诉我的。说实话,我当时并不相信,因为他是邪恶职业。”

   也是那时候开始,张元清真正确认每个人都接收到了隐藏任务。

   “他是邪恶职业?”火魔吃了一惊:“那他会不会是邪恶之徒?说起来,自从他死了之后,我们队伍里就没有人无缘无故死亡了。”

   “邪恶之徒不杀人是有原因的,过会儿我再讲,但愧为人父不是邪恶之徒,因为地下停车场任务结束后,我悄悄问灵过了。”张元清抬步上前,把愧为人父的名片,贴在两尊中立者其中之一。

   【叮,推理正确。】

   接着,三人看到贴着“愧为人父”名片的那尊雕塑上方,浮现一条信息:

   【中立者:队伍里有一名队长和一名邪恶之徒,您需要在第一个任务结束前,选择自己的阵营。请勿暴露身份。】

   这是“中立者”的隐藏任务。

   “第一个任务结束前选择自己的阵营......”张元清含笑回头,看着少女:“这么看来,灵熙妹子,你也是中立者。嗯,现在是我的人。”

   谢灵熙粲然一笑:

   “对的,王泰哥哥。

   “选择阵营肯定要谨慎,我当时并不知道谁是队长谁是邪恶之徒,选错了可能就死。所以我提议第一任务玩过山车,因为过山车是最简单的,没有外力影响,如果它的攻略没有改变,那么它就是队长和邪恶之徒最好的博弈平台。

   “然后我再根据双方博弈的结果,选择阵营。王泰哥哥,你很厉害,想出了化解的方法。所以我就选择加入到队长阵营啦。”

   张元清呵了一声,把谢灵熙的名片贴了上去。

   这丫头在过山车之后,就一直很乖,对他展现出了足够的善意。

   那场“私人授课”的谈话,是张元清的一个试探,而对方给予了正面的回馈:好啊好啊!

   【叮!推理正确。】

   接着,中立者的隐藏任务再次浮现。

   张元清抽出西施的名片,道:

   “这个女人全程划水,任务过程中,玩过山车时附议睁眼,面对汽车人时不曾出手,除了自保比较积极,一整晚下来,她的行为都是缺乏动力的,所以我判断她是平民。

   “火魔,你怎么看?”

   火魔皱眉道:“太武断了,这样的理由,同样可以用在邪恶之徒身上。”

   张元清笑了:“不,并不武断,但我不能跟你说原因。”

   他把西施的名片贴在了平民雕塑上。

   【叮!推理正确。】

   【平民:您的身份是平民,请在第一个任务结束前,找出队长,并得到他的庇佑。请勿暴露自己身份。】

   除了刚才说的原因,张元清断定西施是平民的理由还有两个:

   一是引发旧疾的回溯过程中,他发现西施一直在试探其他人的身份,先是询问谢灵熙是不是官方人员,过山车时,又在他和河伯之间徘徊不定。

   这个细节,如果不是他能回溯,很难发现。而邪恶之徒在知道队长存在的情况下,不会做出明显的试探举动。

   二,同样是那场试探性的谈话,西施的回答是:不需要敬重,要粗鲁、狂野。

   这其实是她在暗示自己的平民身份。

   平民不需要被敬重,平民始终被粗鲁和狂野的对待着。

   不过当时张元清认为这是对方表达依附的说辞,直到刚才看到“平民”的身份,才真正意会。

   “河伯第一个死的,先不管他。”张元清笑吟吟的看着火魔,“火魔兄,内奸和邪恶之徒,你是哪一个?”

   火魔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沉声道:“我是守卫。”

   “放屁!”谢灵熙翻了个小白眼:“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最不像好人,从头到尾都在当搅屎棍,啊,不是.....反正就是一坨屎。”

   火魔并不慌张,有理有据的给自己辩解:

   “王泰兄弟,我真的是守卫,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队长了,在过山车时我就知道了。你想,如果我是恶徒的话,我早就像杀河伯一样杀死你了。”

   “哈哈哈......”

   “你笑什么?”火魔皱眉。

   “我是经历过无数次灵境的高手,是丰富经验的行者,任何谎言在我这里都是无效的。”张元清笑完,冷哼道:

   “刚才看到我从鬼屋里出来,你似乎很失望啊。”

   “我怎么会失望,我开心还来不及。”火魔生气道:“我要想杀你,早就动手了,你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谢灵熙欲言又止,她虽然看出火魔不是好东西,但并没有太多的证据,害怕说错话,误导了队长。

   但凡错一个人,队长阵营就全员抹杀,里面包括她。

   所以此刻,谢灵熙一颗心已经提起来了。

   “那你解释一下,过山车时,为什么要误导我们,说闭眼的攻略已经失效?不要跟我说什么吓傻了,大家都不是菜鸟,抱着个人头就把你吓傻了?”张元清质疑道。

   火魔深吸一口气,压下火爆的脾气,耐心解释:

   “我承认,当时是我判断失误,是我心急,但这是能力问题,并不能证明我想害死大家。害死大家我有什么好处?过山车只是第一个任务,后续任务凭我一个人怎么过?”

   “不不不!”张元清摇了摇手指,笑道:“我可没说你提议睁眼是想团灭队伍,你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你只是想找出队长而已。”

   火魔脸色一变。

   谢灵熙却笑了。

   “当时我是这么劝你们的,如果过山车攻略没变,睁开就是团灭,相比起来,每一轮死一个队员,是更理智的选择。但奇怪的是,所有人都选择了同意睁眼。”张元清哼哼道:

   “你们当然没那么傻,你们各个心怀鬼胎,一方想自保,一方想借机找出队长,因为你们知道,队长一定会反对。”

   火魔哑口无言。

   谢灵熙美眸弯成月牙:“王泰哥哥,你真厉害。”

   她这是真心话。

   当时投票是她提出的,当时她并没有选择阵营,附和睁眼是为了试探队长的能力,再就是害怕激烈反对,引来邪恶之徒的怀疑,遭遇抹杀。反正不管投票结果怎么样,她还是会闭眼。

   西施和愧为人父,多半也是这么想的。

   谢灵熙没想到的是,王泰哥哥居然早就洞悉了他们的目的,小丫头顿时对接下来的推理信心大增。

   火魔沉默半晌,又一次老调重弹:“我真的是好人,不是邪恶之徒,不然我早就杀你了。”

   “你不会!”张元清摇头:

   “过山车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暴露了。从那时起,对我来说,就是打明牌了,我必须要自保,所以进了地下停车场,我就反复强调,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们要齐心协力。

   “幸运的是,停车场的任务需要人手,当时我其实很开心,因为我知道至少最开始是安全的。再后来,谢灵熙得到了允许使用道具的卡片,我便立刻毛遂自荐,主动承担对付汽车人的任务,同时告诉你们那双舞鞋的杀人代价。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凶手忌惮,让凶手觉得可以缓一缓,不急着杀我,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他能坐享其成。”

   火魔脸色阴晴不定,一阵变幻,仿佛再也压不住怒火,恶狠狠道:

   “老子就该早点杀你,早在地下停车场就该杀了你!!”

   谢灵熙怂恿道:“你现在也可以动手啊。”

   火魔怨毒的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深呼吸:“王泰,你很强,是我输了,我承认,我就是邪恶之徒......”

   张元清嘿了一声,挑出“火魔”名片,贴在了内奸身上。

   谢灵熙花容失色,发出短促的惊呼:“你......”

   但旋即,她看见火魔脸色大变,眼里涌现出绝望,涌现出慌乱。

   刚才的凶恶和愤怒,似乎都是装的。

   这......谢灵熙愣住了。

   【叮!推理成功】

   【内奸:您的身份是内奸,您需要在第一次任务结束前,找出邪恶之徒,协助他隐瞒身份、抹杀队长,队长死亡,任务完成,奖励道具一件。】

   “我可没说你是邪恶之徒,你特么就是个内奸。”张元清啐了一口。

   火魔像是被抽去了精气神,目光呆滞,喃喃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表现的太明显了,如果我是邪恶之徒,我绝对会想办法伪装自己,不引起任何人的关注,默默无闻最好。”张元清盯着内奸的任务,摸着下巴:

   “那么,谁是邪恶之徒,就很清楚了,我猜的没错,是齐天大圣。”

   他审视着失魂落魄的火魔,冷笑道:

   “我怀疑队伍里的每一个人,我逐一试探、排查,到最后,我在你和齐天大圣之间犹豫不定,在来到‘侦探推理馆’之前,我仍然不确定你俩谁是邪恶之徒,直到看到内奸的存在,我才恍然大悟。

   “谢灵熙说的没错,你就像一根搅屎棍,表现的太像狼了,第一个提出睁眼、坐在河伯身后、死咬谢灵熙,以及我暗示队伍里有危险后,我找你谈话,你立刻表现出对我的善意,这符合一个心虚的凶手......不得不说,你伪装的很像。

   “正因为这样,我才吃不准你和齐天大圣到底谁是凶手,现在知道了,你一系列行为的逻辑,都是在给齐天大圣当挡箭牌,转移我这个队长的注意力,让我主动怀疑你。”

   火魔眼神里露出一丝恐惧,这个年轻人的心思太缜密了。

   张元清看一眼谢灵熙,见小姑娘眸子亮晶晶,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顿时满意点头,继续说道:

   “进地下停车场时,你和齐天大圣发生过争执,他想一起行动,而你却要分开,这里你们意见出分歧了吧。”

   火魔咬牙切齿道:

   “过山车之后,你暗示我们队伍里有危险,我知道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可能被你怀疑上了。邪恶之徒有杀人的权力,队长肯定也有。

   “我害怕被你杀死,所以暗示齐天大圣在地下停车场杀你,但他拒绝了。他认为地下停车场太危险,那个时候杀你不是明智之举,感情受到威胁的不是他。这个王八蛋,完全把我当做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再后来,我发现通关地下停车场后,你并没有杀我,才松了口气。然后是鬼屋,我同样暗示过他杀你,但他还是没有......”

   张元清笑道:

   “他当然不会杀我,你以为我会为什么要暴露自己夜游神的身份?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我还提心吊胆,但进了鬼屋,我就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死。

   “你们需要夜游神保驾护航,你们也知道.....鬼新娘一定会选我。只要有我在,你们基本能躺着过鬼屋,杀我岂不是自掘坟墓。”

   夜游神对怨灵有致命的吸引力,鬼新娘会选择谁当夫婿,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火魔想起了什么,声音陡然拔高:“为什么鬼新娘没有选你,为什么?”

   这正是他疑惑的地方,这便是他看到活着出来的是王泰,又惊讶又失望的原因。

   张元清和谢灵熙同时笑了起来。

   小丫头掐着腰,得意洋洋:“因为我们在地下停车场里找到了一张卡片,转移仇恨的卡片。”

   她不装绿茶扮柔弱了。

   “我选择把鬼新娘的注意力转移到齐天大圣身上,因为我觉得他的嫌疑比你大。”张元清笑着补充。

   “你们.....”火魔心底一阵发寒,从头到尾,他和齐天大圣都被算计得死死的。

   这让他感到绝望。

   那个自私自利的蠢货,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张元清没再看他,把齐天大圣的名片贴在邪恶之徒雕塑身上。

   【叮,推理成功。】

   【邪恶之徒:您的身份是邪恶之徒,注意,队伍里有一名队长,他是你的敌人,找到他,抹杀他。请勿暴露身份。】

   “赢啦!”谢灵熙蹦了一下,小小的欢呼。

   火魔怨毒的盯着他们俩,冷笑道: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承认你很可怕,我承认输了,但那又怎么样,整支队伍就剩我们三个,队长的任务,是保证人数大于等于3,你敢抹杀我吗。

   “你这么聪明,应该看懂了隐藏任务的本质,邪恶之徒被找出来,结局就是抹杀,内奸同样有被‘误杀’的风险,所以不会有其他的惩罚了,有什么惩罚能比得过死亡?

   “现在,就算你揪出了我内奸的身份,我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因为你自己放弃了行使队长的权力。当然,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可你不能杀我,除非你想清空当前等级的经验值。”

   等他回归现实,就动用自己的渠道,调查这两个家伙的身份,把他们的信息卖给邪恶职业。

   在灵境里结仇是很常见的,副本结束可不意味着事情就完了。

   火魔弄死过不少在灵境里结仇的家伙,怎么对付同阵营的仇家,他很有经验。

   谢灵熙一愣,小脸洋溢的喜色顿时僵住。

   张元清没说话,完成鬼屋任务后,他没有选择行使队长权力,就是这个原因。

   “别急,还有最后一个人呢。”

   张元清淡淡道。

   他把最后一张名片,贴在守卫身上。

   【叮,推理成功。】

   【守卫:您的身份是守卫,请保护队伍里的队长,确保他不被邪恶之徒杀死,如果您被邪恶之徒杀死(死于任务不计),您的一切都会被暂停,队长胜利后,您将复活。队长失败,则无法复活。】

   果然!

   张元清看着信息内容,又惊讶又不惊讶。

   事情走到这一步,张元清可以确定河伯当时,是主动争夺话语权,守卫的角色动力和内奸相同,都是在给各自的“主子”挡刀。

   最开始的自我介绍中,河伯表现出的行为方式,是偏向冷漠,阴沉。

   这种人的行事风格,比较独来独往,不太可能主动去争领袖的位置。但在后来,他一改风格,与张元清争夺话语权。

   这种转变,背后必然有一个动力。

   正是这个原因,让邪恶之徒怀疑对方是队长,选择先杀他。

   反观张元清,在大家收到隐藏任务前,就是这种社牛性格,期间没有这种太大的转变。

   言归正传,隐藏任务毕竟只是隐藏任务,大家也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挡刀这么危险的事,没有一定的保障,谁会做?

   所以张元清并不惊讶。

   不过,对于守卫来说,这仍然是一场豪赌。

   好处是“死”一次就可以躺赢,避开了后续s级灵境的危机。

   坏处是,可能试试就逝世。

   但话说回来,以s级灵境的高死亡率,还有什么是比进了这里更糟糕的?

   张元清惊讶,则是因为他没料到灵境能做到起死回生,或许这个“复活”的能力仅限于副本当中,可依然很惊人。

   看着浮现的“守卫”信息,火魔脸色一点点的苍白了下去。

   他嘴唇开始发抖,瞳孔剧烈地震,强烈的恐惧包裹了他。

   副本提示音响起:

   【您已完成“侦探推理馆”任务,您正在进行“心惊肉跳”任务系列,该系列娱乐设施为:过山车——地下停车场——鬼屋(冥婚)——侦探推理馆。您已完成该系列任务。】

   张元清收到了提示音,比谢灵熙和火魔多一条:

   【叮,您成功带领队员完成一个任务,您有一次执行队长权力的机会,请指定出隐藏在队员中的邪恶之徒,被指定者将会遭遇抹杀!

   【三十秒内不做出选择,视为放弃该机会。】

   张元清脸色不变,淡淡道:

   “火魔!”

   这一刻,火魔眼里的恐惧炸开了:“不.......”

   惊叫声里,他的头颅离开了脖颈,滚落于地,断口喷起两三米高的血泉,凄厉血腥。

   火魔的头颅双眼圆瞪,嘴唇还在一张一合。

   【叮!恭喜您完成多人灵境任务——金水游乐园,编号6203,难度等级s,正在结算奖励.......】

   ......

   ps:两章合一,八千字。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http://www.zzdxss.com/lingjingxingz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书后她成了全民女神时间循环: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仙府种田修仙界的唯一御兽师开局直播毒鸡汤,差点笑死观众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仙子,请听我解释太古神尊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村里修仙,我有喷宝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