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灵境行者

第两百零七章 翻盘(二合一)

灵境行者 | 作者:卖报小郎君 | 更新时间:2022-10-25 23:17: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小子,把刀扔过来。"回土地公骑在音痴身上,拳头"邦邦"的往下砸,但他的攻击全被胸甲撑起的光幕挡下。

   倒在地上的音痴尽管满脸痛苦,却没有伤及根本。

   两名乐奴争夺身体主导权失败,被牢牢压制在土地公身体里。

   超凡阶段的土怪有三大特征∶防御、控土、韧性。

   灵体的附身只能影响土怪一时,不能夺走韧性超群的身躯

   张元清疾步走到窄口长刀边,俯身捡起,喝道∶"接住!"

   玄铁铸造的长刀,飞旋着掠向土地公,破空声极为沉闷。

   土地公抛臂一抓,稳当当的接住武器,他双膝跪在音痴胸口,双手握刀,往下一柱。

   不管土地公怎么捶打仅仅是泛起悠悠光波的能量屏障,在刀尖刺下的刹那,荡漾起一圈圈急促的涟猗。

   土地公年迈但体壮,手臂肌肉膨胀,撑起衣袖,手背青筋凸起,无声发力。

   刀尖之下,涟漪愈发急促。音痴面露惊恐,终于慌了,此前再狼狈,胸甲也能保他周全,这层浮在胸甲表面一公分的能量屏障,是那么的坚不可摧。□

   可现在,它随时都会崩渍。青松子和天下归火已经淘汰,他再被淘汰的话,这个小团队全军覆没,能获得的只有几十万奖金。①

   当然,这笔钱也不算少,可比起前三的丰厚奖赏,几十万奖金简直是打发叫花子.包

   音痴感觉胸口一痛,骇然看去,刀尖已经刺进胸甲里了,那层防御光幕如同被尖锐物体顶着的塑料薄膜,即将戳破。

   完了...音痴心里一片绝望,再不抱任何幻想。

   突然,那世传来一声尖锐凄厉的叫声,场内众人循声望去,叫声是孙淼淼发出的,她身后的睡裙女鬼,虚幻的身体燃起黑色火焰。

   灵仆受到的伤害,反馈给了主人的灵儡、

   孙淼淼支持不住了张元清心头一沉,立马看向表廷隍位置。

   只见乔善醒指尖夹着一枚黄纸符,黑色火焰静谧燃烧,无烟无味,没有温度,透着一股子的阴冷。

   "灭灵符案!"孙淼淼脸色微变∶你连这东西都能画出来."

   她咬了咬牙,咬破舌尖血,扭头喷向睡裙女鬼“睡诵己

   黑焰被血雾一喷,腾起大片大片虚幻的黑气,继而熄灭。

   孙淼淼疼的秀美的脸庞一阵抽搐。"灭灵符案用来破你的鬼打墙可惜了."袁廷隍淡淡道,

   他说着,将目光投向战场,先是在元始天尊身上定格一下,继而看向僵持的土地公和音痴。

   袁廷隍丢掉手里的黄纸符,啪的打一声响指,道∶

   "去!"

   身后的4级阴尸猎豹般窜出,越过土墙,跳过石堆,化作一道肉眼难辨的黑影,袭向土地公。

   操纵阴尸一个念头的事,还打响指,装什么逼二张元清"湘"的打一个响指,操纵亡者一号拦截阴尸。回

   音痴淘达在即,绝不能让袁廷隍救人。

   亡者一号如同一辆狂暴的越野车,从侧面拦截,两具阴尸"轰"的撞在一起,血肉之躯的碰撞产生巨石互撞的效果。

   4级阴尸踉跄后退,而亡者一号抛飞出去,极为狼狈的砸入一处废墟。

   切

   张元清吃了一惊

   亡者一号是蛊惑之妖的躯体炼制而成,再有土怪职业的宝石增加"厚度",兼具了蛊惑之妖的凶猛和土怪的防御。

   可在这具圣者境阴尸面前,根本不够瞄

   张元清立刻解锁红舞鞋的第二形态,向它下达了追杀阴尸的命令,同时取出爆裂手枪,一边奔跑,一边扣动报机。青松子被淘汰后,红舞鞋失去目标,为了防止它在紧要关头提出尬舞,张元清卡了一个bua,那就是切换第二形态,穿戴上红舞鞋.

   让它保持在战斗状态。这会让红舞鞋的代价推迟。□"站哒动

   红舞鞋踩着急促的步伐,追上4级阴尸,势大力沉的踩踏不断落下,同时,爆裂手枪的子弹划过一条条暗红的弹道,打在阴尸的膝盖、脑袋等地方,有效的阻止了他的前进。

   "孙燕淼,拦住袁廷隍,争取时间。

   张元清扭头大吼

   孙淼淼银牙一咬,眼眶漆黑涌动,身后的黑裙女鬼朝着乔善隍和灵体,轻吐一口阴气、

   她再次施展鬼打墙,迷惑住两位同门.

   但这时,袁廷隍的身体幻影般破裂,原地只留下一个茫然四顾的灵体。口乔善醒以幻术迷惑住了孙淼淼,真身早已潜行离开。

   精彩..张元清心里顿时一突,立刻看向土地公

   视野里映出土地公身影的同时,也映照出一脸冷傲的表廷隍,他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土地公身后,沉腰,下跨,戴着臂甲的右拳后拉,就像拉开一张轻盈的弓

   "郭!"

   山倾般的巨响中,土地公坐过山车似的飞出去,撞塌一面面土墙,最后摔进一座残破的楼房里.

   楼房"轰隆"坍塌,溅起漫天尘埃。,乔善隍看了一眼脚下的音痴,淡淡道:

   "接下来,你用笛音辅助我,这件道具可以守护你的灵仆,不受赵城和元始天尊的'污染'道具。"

   说罢,他丢下一把骨刃。音痴捡起骨刃,匆匆扫了一眼属性,这件道具有三项能力∶破甲、灭灵、唤灵

   按照属性介绍中的使用方法,音痴欣喜的用骨刃划破手腕,骨刃吸收了鲜血,道袅袅娜娜的虚影浮现,融入体内。

   顿时,他只觉灵仆被一层"外衣"包裹,就像肉身穿上了盔甲。

   近处,孙淼淼恼怒的尖啸一声,口中吐出一道道黑烟,这些黑烟全部都是乔善,足有七八位,它们相互交缠,拧成一根虚幻的,散发浓郁黑气的长鞭。

   这根长鞭一出现,在场灵境行者同时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战栗,没来由的泛起恐惧。

   这种恐惧不是来自心里,而是灵魂。灵魂在畏惧这根鞭子。

   孙燕燕和袁廷隍不一样,后者擅长的是炼尸术,以及超凡脱俗的太阴之力掌控度。

   而孙淼淼擅长的是驾驭赵城的手段。这招"打神鞭"是孙长老开发的绝技,只传承给了亲孙女,这手独门绝活是孙淼淼位列榜三的依仗。

   孙淼淼拖着虚幻的长鞭,大步前奔,朝着那世的表廷醒、音痴奋力甩出。

   “品品品!

   四周阴风大作,响起阵阵凄厉的鬼哭

   乔善隍和音痴默契的跃开,尤其前者-脸的忌惮和凝重,似乎知道这根鞭子的可怕,

   即使面对土地公,乔善隍也没露出过这种表情,没有表现出过如避蛇蝎的态度。

   我有预感,被它抽上一下,灵魂都要粉碎,这是孙淼淼的杀手铜等等,阴尸也是有灵仆的.乔善翔眼睛一亮,抓住机会,勾动了识海里的印记,意识顿时沉入其中,获得亡者一号的主导权.□

   "华啦!"

   亡者一号从废墟中窜出,在红舞鞋的配合下,拦腰抱住外级阴尸.□

   后者满脸狰狩的对着身下的敌人拳打膝撞。

   这时候,阴尸灵智不够高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它接受的指令是战斗,当敌人出现时,便依照本能展开攻击。

   亡者一号口吐人言∶"孙淼淼,打这里。"

   孙淼淼立刻意会,手腕一抖,虚幻的长鞭横扫,狠狠抽在4级阴尸身上。②4级阴尸猛的一僵,凶残的攻势顿止,呆愣愣的站立,它瞳孔里的凶光迅速熄灭。

   这具阴尸的灵仆遭受了重创,暂时失去活力。

   乔善翔意识回过本体,从物品栏里召唤出"沉默者"口罩,进入夜游,快速逼近4级阴尸.

   他要趁机封印袁廷隍的这具阴尸。这时,凄厉哀怨的笛声响起,带来钢针嵌入头盖骨的剧痛

   张元清捂着脑袋,退出了夜游,头部血管"突突"生疼。

   另一边,同样额头青筋暴凸,强忍疼痛的袁廷隍勾动识海印记,将意识一分为

   4级阴尸瞳孔迸射出灵光,表廷隍入主了这具身体。

   阴尸口吐人言,声音艰涩难听∶"元始天尊,你的实力很强,比我预想中的强,我原以为你最多八强,没想到你藏拙了。但你赢不了我,就算你拉拢了孙淼燕。"□

   嘴上说着,行动没有停,右臂雷霆般探出,抓住亡者一号的脖颈,五指骤然发力。

   "码平!"

   亡者一号体表有土黄色光晕炸散,它积蓄许久的防御罩被硬生生捏碎。也圣者境的火师体魄,哪怕无法释放技能,光凭力量、速度,就能碾压超凡阶段的阴尸。

   级到牛级,相差的不是l级,而是一佃大段位。

   它把亡者一号甩向元始天尊,双腿一蹬,跃过数米距离,扑向了对面的敌人。

   张元清没去管皮糙肉厚的亡者一号,像是早有预料般侧闪了一步,双手随之取出暴徒拳套,拳头炮弹般打向"级阴尸的面门.

   碎!

   "袁廷隍"顿步抬时,那世地顶住打来的拳头。

   "咔嚓"声里,乔善翔听见了自己指骨断裂的声音。

   哀怨凄厉的笛声不间歇的奏响,持续不断的音波攻击,让在场夜游神无法进入夜游。

   主动攻击和遭遇打击,都会中断夜游。

   中!曲!啪!□

   爆裂般的拳响在张元清耳畔炸开,拳时脚膝交错,"乔善隍"一人独挡亡者一号和元始天尊,并依仗"级体魄,强行抗下红舞鞋的践踏。

   乔善翔好几次险些被击中,但总能依靠斥候级的预判和火师的迟钝,努力纠缠,

   音痴的笛声太恶心了他和袁廷隍都只剩三点积分,只要灵体来一波举报,就能直接淘达两人…张元清招架之余,瞄了一眼那世。

   灵体困在鬼打墙里,左冲右突,忽前忽后。

   现在不是举报的好时机.乔善翔无奋的选择隐忍。

   灵体这家伙,被孙淼淼控得死死的,他也不好跟孙燕淼说∶

   那家伙是咱们的人,你快放了他。这样的话,灵体就别想背刺袁廷醒”。

   同样是3级夜游神,但孙淼淼和袁廷隍在赵城和阴尸这些软配上,要碾压同级别的灵体

   这就是草根和灵二代的区别。另一边,孙淼淼一手按头难耐疼痛一手挥动鞭子,抽打音痴和袁廷隍本体。

   抽打屡屡落空。

   张元清吼道∶"老爷子,睡醒没""醒了醒了。"土地公在碎砖破瓦的"哗啦"声里,爬出废墟,转动脖颈,舒展腰肢,骂例动道∶

   "姓赵的小子,不讲武德,偷袭老人家,把我给打懵了。"回

   说话间,他拎着窄口长刀,疾冲而去。

   见状,袁廷隍本体气息一变,皮肤转为青黑,凸起一根根青黑血管,双眼遍布血丝,十指长出那世尖锐的利爪

   气息暴涨的他主动迎了上去,握住双拳,猛的交叉于胸。

   轰隆!

   窄口长刀看在臂甲上,撞击如同一场可怕的爆炸,将四周的土块、瓦片全部粉碎,推向了外围.□

   有音痴的笛音辅助,有臂甲的加持,开启"爆种"状态的袁廷隍一心二用,以一打二,丝毫不弱下风;

   张元清一边与阴尸纠缠,一边思考着各个道具的特性∶

   "手套的爆炸效果对圣者境的火师没用,除了增加我的迟钝,发挥不出杀伤力。爆裂手枪同理,稻草人可以摧毁乔善隍的理智,不,他能随手给音痴一件守护乔善的道具,说明自己并不缺类似的东田;己

   "展开阴阳法袍可以让我立于不败之地,但火焰无法奈何阴尸,水的话更不行,阴尸本来就是死的,不需要呼吸红舞鞋的攻击差了点,可以辅助,却起不了关键性的作用解决这具阴尸最好的办法是像姜精卫那样,手脚给打断。可我有这个战力,也就不需要道具了.."

   "爆种试试不行,药丸的量只够服用一次,在第二关爆种,终极之战就没法打了,先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再爆种拼酚?“”

   思考了一圈,张元清突然想到,我为什么要和乔善隍较劲也

   只要解决掉音痴这个辅助,让我和孙淼淼恢复状态,再联手土地公,还怕打不赢他

   再说,我还有灵体这个卧底一念及此,他立刻抽离战场,让红舞鞋和亡者一号纠缠"乔善隍",扭头奔跑土地公,道∶

   "老爷子,把头盔给我,我去宰了音痴。"卫

   只要拿到头盔,他就能无视音波施展夜游,袭击一个乐师,不成问题

   那件胸甲已经被土地公"重创",他有太多方式破防了,比如嗜血之刃,比如展开阴阳法袍的阵法,再不济,控制音痴,夺走竹笛,给他戴上沉默者口罩。

   袭击必须有他来完成,土地公是土怪,缺乏偷袭技能,想干掉音痴,就绕不开表廷醒。

   上地公经验丰富,立刻领悟到元始天尊的意思。

   当即一刀挥开袁廷隍,摘下头盔丢在地上。

   泥土地面裂开,一口吞掉头盔,接着,张元清脚边的地面隆起,泥土把头盔拱了出来.□

   这样做,有效防止了敌人截胡、抢夺等意外。{

   张元清捡起头盔戴上,瞬间觉得头脑一清,源自灵魂的刺痛消失,笛声依旧哀怨,但再也影响不到他.

   不再那世,他立刻施展夜游。音痴见状,眼神一凝,迅速靠向素廷陛.

   土地公抬脚一踏,道∶"起!"口音痴脚下的地面隆起,一道土墙升起,挡在他和袁廷隍中间。□

   张元清身形随之浮现,出现在音痴面前,双手持握嗜血之刃,扎入胸甲的裂痕。

   黯淡的能量屏障瞬间凹陷,在一阵剧烈抖动中,终于溃散成纯粹的光屑。嗜血之刃刺穿胸甲,刺进音痴胸口。音痴再难维持吹奏,笛音顿消。一个不擅长近战,且技能被头盔克制的乐师,在张元清面前,弱小的就像稚童。

   但胸甲依旧起到了很好的物理防御,嗜血之刃长度不够,没能刺穿心脏,送他离开副本。

   张元清一脚踹翻音痴,再一脚踏在音痴胸口,正要一刀了解他,就在这时,他余光瞥见,土墙另一侧,孙淼淼的身影浮现于土地公身后,甩动手臂,抽出了虚幻的长鞭。

   品品;

   凄厉的鬼哭中,土地公浑身一僵,脸色瞬间扭曲,他的瞳孔呈现焕散。

   孙淼淼并不停手,又是一记鞭子抽州。

   土地公被抽的僵在原地,双目无神,。

   他拥有超凡阶段无敌的防御,但孙淼淼的鞭子,直击灵魂,不再物理层面。

   目睹这一幕,乔善翔睡孔剧烈收缩,想也没想,朝孙淼淼奋力投掷出嗜血之刃。

   他顾不上音痴,奔向土地公,试图救援.□

   斜地里,一道人影扑了过来,正是表廷隍的阴尸,像刚才亡者一号拦截他一样,拦截住了张元清。

   碎!张元清被撞飞出去。

   腾空之间,他看见袁廷隍沉腰下胯,双拳紧握,收缩于腰侧.

   "喻!"

   双拳顶着气波,重重捶在失神的土地公胸口。

   土地公瞩间抛飞,摔入那世废墟,没有了动静。

   下一秒,他的身体消失在副本里袁廷隍的一拳,直接打断了他的生机,淘汰出局。

   张元清同步摔倒,立刻弹起,进入夜游,逃出很远一段距离后,才显现出身体。

   他脸色那世的望着孙燕淼∶"你演我"国

   孙淼淼吐了吐舌尖,嘿嘿笑道∶"抱歉抱歉。"

   乔善醒淡淡道∶"元始天尊,你输了,我说过,价赢不了我。"

   张元清深吸一口气,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问道∶

   "你们俩什么时候结盟的,这一切都是你们算计好的"

   乔善隍挑起嘴角,道∶"从你利用举报规则,坑了所有人积分后,我就知道,玩规则是玩不过你了,天下归火他们肯定也这么想,合理的做法,是联合你,先把我们太一门选手淘达出去.

   "于是我差遣灵仆寻找到了孙淼淼,希望她能假意与你结盟,利用你想赢的心理,潜伏在你身边,你果然中计。"之

   张元清看向孙淼淼,沉声道∶"所以你喜欢灵仆是假的"赵城隍替她回答道;

   "孙淼淼确实喜欢小灵仆,这是发自内心的,你也看出来了不是吗,不然怎么会愿意跟她结盟,只要你想赢,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至于你是否信任她,无关紧要,因为这只是我的第一步。"

   孙淼淼笑道∶

   "元始天尊,我问过你的呀,愿不愿意和我交易,我问过你两次,可你拒绝了我。你要是同意了,我肯定帮你干掉赵城隍,绝不骗人。

   "你真以为画个大饼,就能让我对付同门我又不是傻子。相比起来,赵城隍许诺我的东西,比你的大饼香多了。

   张元清没搭理她,问道∶"第二步是什么"

   赵城隍道∶"第二步就是让孙淼淼怂恿你与土地公结盟,分化了你们五行盟的选手,我再趁势提出与天下归火结盟,他必然答应。"

   张元清沉默一下,道∶

   "所以刚才你俩一直在演戏,假装被鬼打墙困住,是想看我们互相残杀,渔翁之利"

   赵城隍点头∶

   "没想到你隐藏了实力,紧张解决青松子。孙淼淼只好假装被我破除幻术,让我参与战斗,保住音痴。对了,音痴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逼你向土地公借头盔。

   难怪这个女人一直在划水,看着操作猛如虎,实际上没有收获任何战绩.张元清恍然∶□

   "你借给他那件道具,堵住了我使用赵城和污染的手段,就是引导我借头盔。

   袁廷隍自觉这是最精妙的一步,笑了起来∶

   "土地公防御太强,再有头盔守护灵仆,要对付他太难。所以孙淼淼才一直按兵不动,等待机会。"

   "厉害厉害!"张元清叹了口气,看向近处的灵体,问道∶"那你困着灵体是…孙淼淼笑嘻嘻道∶

   "不困着他,我就得跟他动手,可他太弱了,弱到我一鞭子就能抽死他,为了不被你看出我在放水,我只能困住他。"

   说着,她捡起一粒石子,屈指弹向灵体。

   幻术应声溃散。

   乔善看了过来,左顾右盼后,一脸惊愕的带着阴尸奔来,道∶

   "土地公呢"

   孙淼淼笑嘻嘻道∶"被我们解决了,我和袁廷隍联手做了局。"

   当即把事儿简略的说了一遍。灵体神色简单,似乎想起了什么,望向乔善隍,道∶

   "原来你当时派遣出赵城,是暗中与淼淼结盟去的.

   他指的是那个能攫取精气的赵城,当时赵城回归,袁廷隍给出的理由是,派遣乔善探查周围情况。

   袁廷隍微微颌首∶

   "计划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没有告诉你。"

   他愿意解释这么一句,已经很给灵体面子。

   边上的音痴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们,他只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袁廷隍俯身捡起窄口长刀,"该说的都说了,元始天尊,你该出副本了。"

   孙淼淼握着虚幻长鞭,蓄势待发。就在这时,乔善开口打断两人进攻的意图,他说∶

   "其实,我也有一件事要说。"孙淼淼和袁廷隍看向他,灵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拽下阴尸腰间的外套。{4

   "!!!"

   孙淼淼和乔善醒表情一僵,眼神茫然,完全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个举动。

   "对不起。"灵体沉声道∶"元始天尊给出了我无法那世的报酬。"

   说罢,他仰天高喊∶

   "我举报袁廷隍窥探阴尸隐私部位,举报理由∶犯法!"

   那世的苍客下,百丈英灵拉开大弓,朝表隍射出一箭。

   孙淼淼和袁廷隍脸色同时一沉。袁廷隍只有三点积分了,灵体的这个举报,等于致命一击。

   箭矢从天而降,射中袁廷隍。让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袁廷隍坦然受了一箭,没有丝毫影响。

   灵体愕然的瞪大眼睛,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他只有三点积分了,怎么可能没事!③

   这时,灵体看到不近处的音痴,身体缓缓崩解,化作光屑消散。

   发生了什么一直在鬼打墙里的灵体不明白前因后果,又惊讶又茫然。

   张元清挑起眉毛,冷鸣道∶"走了狗尿运!"袁廷隍露出笑容∶

   "这叫未雨绸缪,我本来想在解决掉你和土地公后,用唤灵骨刃淘汰音痴,没想到用在来这里,元始天尊,这叫冥冥中自有天数。"

   那件骨刃里的怨灵,杀死了音痴.当音痴的灵仆被怨灵包裹时,他的命就注定不由己。

   骨刃从头到尾都是袁廷隍的道具,灵境的机制是,把道具收进物品栏,道具才会认主。

   音痴并没有把那件道具收进物品栏,因为这是袁廷隍借他的,当时处于绝境的他,只能依赖袁廷隍,根本不敢做出让袁隍不喜的事。

   "灵体,你知道该怎么做!"袁廷隍淡淡道∶"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

   乔善满脸的沮丧和无奈

   沉默几秒,他抬起头望着元始天尊,语气低沉∶

   "抱歉!我帮不了你了。"□话音落下,孙淼淼甩动手臂,抽出长鞭。

   灵体表情瞬间扭曲,疼的面目狰狩。口

   袁廷隍探出洁白利爪,刺穿了灵体的胸膛。

   灵体随即消失在副本里,淘汰出局。"这样我的积分就够了,不怕你玩阴的。"乔善隍望向那世的元始天尊,信心十足。

   杀了音痴和乔善后,他的积分涨到七站。“

   有这些积分保底,联合孙淼淼,就能快速淘汰元始天尊,奠定大局。

   此时的角斗场,哗然如沸。

   五行盟的灵境行者,就像赌输了球的球迷,叹息声骂娘声,安谧一片。①元始天尊和灵体的交易,袁廷隍和孙淼淼的计划,他们都看在眼里,知道双方互相算计着。②

   因此土地公淘达出局后,他们依旧轻松而兴奋的等待着。

   袁延隍的杀招已出,该到元始天尊反击了。

   按理说,只剩下三点积分的袁廷隍必输无疑。

   谁料他的布局就像老母猪带胸罩,套接一套。

   关键时刻,杀音痴掠夺积分,硬生生挨过了致命的杀招。这下没机会了。

   终极之战的两个名额,全是太一门的

   相比起五行盟行者的沮丧失望,太一门这边可谓欣喜那世。

   身穿黑袍的赵长老抚须微笑∶"善战者,必善谋,城隍这孩子,平时闷不吭声,但智计不输任何人。"⑤

   抛开脱裤子这种下三滥的伎俩,这场比赛还是很平淡的,元始天尊也确实不愧是通关两个S级的天才人物。

   可正因为他的出彩,他的微弱,才愈发衬托出乔善隍智谋无双。。赵长老身为太爷,心中甚慰。"淼淼和城醒配合的极佳,此战甚是平淡啊,必定广为流传。"孙长老也很苦闷,总算不用清醒了。35

   淼淼和袁廷隍,力压元始天尊,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太一门人才济济。

   红缨长老笑容满面。

   反观五行盟这边,狗长老等人沉默不语。

   场内只剩元始天尊,独木难支,等他被淘汰掉,五行盟的选手尽数出局。终极之战和五行盟没关系了。一片安谧中,影像里,传来元始天尊的笑声∶

   "你们真觉得自己赢了"{②听到这话,角斗场霎时间安静下来,无数人抬起头看着影像里的元始天尊。

   占了才

   副本内,乔善隍面不改色,淡淡道∶"还要虚张声势你能在我和孙淼淼手底下撑几招"

   话音落下,孙淼淼眼眶涌现漆黑粘稠的能量,身后的睡裙女鬼配合的吐出一口阴气。

   幻境张开,张元清再次陷入鬼打墙中。

   抓住机会,袁廷隍打了个响指。正挨红舞鞋踩踏的圣者境阴尸悍然出击,与主人一起扑杀元始天尊。

   外部的进攻会打破幻术,但乔善隍自信,幻境完整的刹那,元始天尊已经淘汰出局。

   受晖晖;

   两道暗红微光率先奔出,一骑绝尘,撇下阴尸,奔向自家主人。

   它的速度极快,眨眼就超过袁廷隍和阴尸,狠狠一脚踩向主人。

   幻境应声溃散。

   张元清当即进入夜游,躲避袁廷隍和阴尸的夹击。

   在陷入鬼打墙的瞬间,张元清很冷静的向红舞鞋下达了攻击自己的命令,这是他结合现状做出的应对

   他的身影出现在更那世,道∶"还有一分钟。"

   一分钟袁廷隍和孙淼淼追随阴尸,左右包夹.

   张元清立刻夜游离开,逃向更远的地方,等夜游时间开始,他现出身形

   "你能夜游多少次"袁廷隍紧追不舍.

   望着奔袭而来的两人,乔善翔道∶"时间到了。"

   他一边后退,一边抬头,高喊道∶"我举报孙淼淼猥亵孩童,举报理由∶犯法!"

   "我举报孙淼淼虑待孩童,举报理由∶犯法!"

   "我举报孙淼淼窥探阴尸隐私部分,举报理由∶犯法!"

   扑杀而来的孙淼淼猛的顿住脚步,花容变色。

   袁廷醒瞳孔哚地收缩。张元清继续后退,冷笑道∶

   "孙淼淼,我否认我想赢,我承让被你诱惑了,但你凭什么就认为我会毫无保留的怀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在没有底牌的情况下,信任一个不陌生的人就算你不主动提出要抱小逗比,我也会想办法让你玩他。

   "因为这样我就能举报你猥亵孩童“

   "因为这样我就能通过他摸你的胸,逼你做出驱赶我的应激反应,我便可以举报你虐待孩童。再加上灵体的反水,刚好扣你九点积分。"

   "当然,如果你没有在上一环节里举报那世,损失一分,我还有一个举报内容∶拐卖孩童。

   "孙淼淼,在你提出和我结盟时,我就已经算死了你的积分。我根本不怕你反

   水。你演我,我也演你,大家彼此彼此。

   说话间,三根箭矢落下,命中孙淼郎。

   【叮!您的积分清零,您已被淘兴。一

   "元始天尊."孙淼淼咬牙喊出这个名字,身躯继而溃散,淘汰出局。

   PS∶错字先更后改。两章合一。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http://www.zzdxss.com/lingjingxingz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书后她成了全民女神时间循环: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仙府种田修仙界的唯一御兽师开局直播毒鸡汤,差点笑死观众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仙子,请听我解释太古神尊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村里修仙,我有喷宝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