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灵境行者

第两百四十七章 前奏

灵境行者 | 作者:卖报小郎君 | 更新时间:2022-11-01 04:00:4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张元清按住抽痛的额头,收束情绪,在一次次深呼吸中,抵抗混乱驳杂的意志冲刷,在这过程中,他的表情不可避免的出现扭曲,喜怒哀乐交替变化。。

   几分钟后,他睁开眼,无声吐出一口气:

   “差不多试探出我目前的极限了.......”

   同境界的灵境行者,经验值50%以下,一次极限是吞噬五名,总极限是十名。

   超过十名,他的精神会不可避免的出现崩溃、分裂,产生第二人格,或性情大变,不像自己。

   值得一提,这五位死鬼让张元清提升了6%的经验值,幻术师是2%,其余四人1%。

   “我现在的经验值是64%,有伏魔杵的话,可以无限制吞噬下去,按照经验值越高,提升越慢的规律,我大概再吞噬八十名选手的灵体,就能把经验值推到90%以上.

   ......副本总人数才183人,要完成这个,比破女元帅纪录还难.........”

   张元清把提升经验值的事丢到一边,将残魂中得到的信息,提炼汇总。

   他们中大部分注意事项,都出现了重复,但张元清也找到了三条新的注意事项。

   幻术师:

   【4:森林危险,请不要食用颜色绚丽的菌类和水果】

   蛊惑之妖:

   【5:长途跋涉中,如果你感觉身子不适,可采摘野果充饥。】

   火师:

   【4:天黑后,小心山鬼。】

   “这下连告示牌上的注意事项,都出现自我矛盾了..外层区域好像没这么简单,虽然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我没有遇到什么大危险.......”

   “天黑后小心山鬼,外层区域需要5小时内通过,那时候天还没黑,按理说,这则注意事项,应该出现在通往中部的告示牌上......”

   张元清陷入沉思。

   根据现有的信息,他对外层区域的玩法,有了如下的推测:

   一,告示牌的注意事项,属于隐藏任务,可以探究,但也可以不探究。

   二,告示牌的注意事项,涉及到森林中部的玩法,参透注意事项内的玄机,进入中部森林后,会获得一定的优势。

   “那个岛国jk应该已经死了,我去收了她的残魂,看看她的注意事项。”

   张元清拨开垂挂在眼前的藤蔓,原路返回。

   他穿梭在一株株密集的大树间,绕开一丛丛灌木,踩着软烂的泥土,回到了“战场”。

   那少女竟然还没死,尽管被藤蔓抽的鲜血淋漓,背部遍布皮开肉绽的鞭痕,但她顽强的避开了致命部位,在密集的抽打中苟延残喘着。

   张元清扫过女孩的娇躯,藤蔓抽裂了她的衣衫,背部露出大片大片白嫩肌肤,内衣的系带也被抽裂了。

   张元清正考虑灵体附身解决掉她,还是等她力竭死于树妖的围剿,那女孩发现了张元清,翻滚避开藤蔓抽打,扭头呼救:

   “救救我,请救救我。”

   她眼睛发亮,面露喜色,以为这个大陆的夜游神是来救自己的。

   张云清站在树旁,扮演着傅青阳,脸色冷漠:

   “我为什么要救你?”

   除了安妮和比尔先生,他没见过其他的国外行者,所以不介意交谈一番,获取信息。

   闻言,浅野凉明显愣了一下:

   “我们都是守序阵营,是正义的伙伴,互相帮助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吗?”

   神特么正义的伙伴,谁告诉你守序代表正义了,是你太天真,还是把我想的太天真.......张元清抽出爆裂手枪:

   “回答错误,准备迎接死亡吧!”

   浅野凉怔了怔,似乎没想到自己正常不过的回答,会是这样的结果,守序阵营就是互相帮助,就是正义伙伴啊。

   这是她从小接触的教育、环境,所灌输的概念。

   几秒后,她反应过来,嫩脸通红,竖起秀眉:

   “我明白了,你是堕落者,邪恶的堕落者!你开枪吧,我不会再寻求你的帮助,我死了,会有正义之人替我复仇。

   “进入杀戮副本,我早已有玉碎的觉悟。”

   她在说什么啊......张元清本来是想趁机要挟,索要好处,打探情报,套取告示牌信息等等,没想到外表清纯秀美的女高中生,居然有一颗宁死不屈的刚烈之心。

   那就强行套取信息!

   张元清保持着瞄准姿势,看着被藤蔓和树枝逼得险象环生的少女,问道:

   “我可以救你,但你要回答我几個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岛国少女依旧是贞洁烈女架势,张元清不会开枪,但会袖手旁观,等她死亡。

   虽然杀死三名邪恶职业时毫不留情,出手果断,但杀守序职业的话,张元清是有心理障碍的。

   因为守序职业里,毕竟还是好人居多。

   杀一个坏人,最多心里不适,不会有太强的负罪感,但若错杀好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正常人,都会有心结,过不了道德上的坎。

   “我叫浅野凉!”

   女孩很配合的叫道。

   喂喂,你身为正义伙伴的骨气呢.......张元清问道:

   “说出你知道的注意事项,告示牌上的。”

   女孩没有犹豫,再一次遵从心的意志,很配合的回答:

   “一:请不要携带火种,刀具,危险物品上山。

   二:请不要在山中大声.........四:小心动物,尤其是猴子。五:如果遇到山鬼,可以向猴子求助。”

   小心动物,但遇到山鬼,可以向猴子求助这条注意事项有意思了.......张元清沉吟几秒,问道:

   “你之前是不是砍过树?”

   “不是我砍的,是我同伴,他无意中砍了一根树,结果周围出现了好几株树妖,幸好当时数量不多,让我们逃了出去。”浅野凉抽空瞥向远处的两具尸体,说:

   “他们是我进副本后遇到的同伴,大陆人,听说我是岛国人后,很热情的大家应该互帮互助,他们都是正义的伙伴。”

   他们都是馋你身子吧.......张元清心里吐槽。

   一问一答间,他对浅野凉的家世背景,有了初步的了解。

   浅野凉出身岛国财阀浅野家,浅野家算半个灵境世家,家族中隔一两代,就会冒出几位灵境行者。

   浅野凉是这一代里,唯三的灵境行者,她师父是岛国灵境行者官方组织,千鹤组的副组长,一位5级圣者。

   因为出色的天赋,以及这层关系,因而被家族长辈重视,破格提拔为浅野家继承人之一。

   值得一提,浅野家的背后靠山,是境外的天罚组织,全世界最强的守序阵营势力。

   另外,张元清还弄清楚了岛国的灵境行者结构,岛国没有散修。

   一方面是灵境行者数量实在稀少,先天条件不足,另一方面是国土面积不大,人口密集,财阀对社会掌控力够强,只要一出现散修,就会立刻被发现,然后吸纳

   到组织里。

   所以,岛国只有一个隶属于政府的组织——千鹤组。

   以及零星的半灵境世家。

   确实没有形成一个有规模的组织,相比起五行盟,乃至三大邪恶组织,千鹤组就是一个小型俱乐部......张元清有数了。

   啪!

   一根藤蔓抽中了浅野凉的小腹,她闷哼一声,握着小腹,脸色煞白,虚弱道:

   “请,请你遵守承诺!”

   已经力竭到无法施展被动了?张元清挑了挑眉,往树干一靠,施展夜游,灵体驭使着嗜血之刃,呼啸而出。

   “噗噗噗~”

   雪亮的柳刃划出一道道夭矫的银线,斩断抽向浅野凉的藤蔓、树根,为她开辟出一条逃生通道。

   见状,浅野凉压下疼痛和虚弱感,爆发出濒临绝境的潜力,在嗜血之刃的掩护下,顺利逃出树妖的包围圈。

   “噗通~”

   她重重摔在覆盖腐烂叶片的树底,大口大口喘息。

   她的衣衫已经破烂,露着白花花的小肚皮和秀气的肚脐眼,但一道道皮开肉绽的伤痕,让本该充满绮念诱惑的画面,变得有些凄惨。

   浅野凉胸腔剧烈起伏,心脏超负荷跳动,身体饥渴的吞吐氧气,对于自己春光泄露的事,已经没有余力去关心了。

   等她初步喘匀气息才想起自己好歹是颇有名气的美少女,容貌和身体对年轻男人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她猛的停止呼吸,按住胸口,警惕环顾四周。

   这时,一件衣服飘了过来,盖在她脸上。

   俄顷,不远处灌木丛传来动静,那个容貌平平无奇,但气质很高冷的夜游神走了出来。

   “穿上衣服,跟我走!”

   张元清冷冷道。

   “你,你还想做什么........”浅野凉意识到自己被俘虏了,这个大陆夜游神没打算让自己走。

   张元清语气冷漠:

   “你是个美少女,美少女总能获得优惠,获得特殊待遇我不会伤害你。”

   就在浅野凉松口气的同时,便听他补充道: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丛林导盲犬!

   什么导盲犬,分明就是炮灰吧.......浅野凉脸色僵住。

   殷红的鲜血顺着树干流淌,渗入黑色的泥土里,血腥味在无风的密林间弥漫。

   战斗刚结束,一群人箕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息,恢复体力。

   “原来杀这些树妖,也能激发狂暴能力。”

   “是啊,这波赚了10点积分,收获不错。”

   “距离时限还有三个小时,不急着去森林中部吧,咱们多猎杀一些树妖、山猴,攒够积分。”

   “还能猎杀守序职业的家伙们,对了,百无禁忌,我知道外层有只猴王,咱们

   一起狩猎吧,有阿一和你在,再加上我们,总共十二人,圣者也能杀啊。”

   几个糙汉子们喋喋不休,并同时把目光投向站着的两名领袖。

   百无禁忌,蛊惑之妖,年约二十六岁,五官端正,眉锋很锐利,彪悍气息扑面而来,但他的穿着打扮,与彪悍气息丝毫不搭。

   黑色T恤,花色大裤衩,人字拖。

   看着不像是来历险的,倒像是度假。

   阿一则是清秀少年形象,目光空洞,透着冷漠,如同一个机器人,亦或者.

   ......欠缺情感的野兽。

   两波人在一小时前会和,稍一合计,便制定了猎杀树妖获取积分的计划,持续到现在。

   每个人积分都涨了至少10点,收获颇丰。

   “百无禁忌,你在发什么呆?”

   见百无禁忌沉默不语,一个壮汉不满的问道。

   “我在看元始天尊的积分。”发呆中的百无禁忌回了一句。

   闻言,众人心里一惊,连忙打开积分榜。

   忽然又松了口气:

   “嗨,我还以为元始天尊突然积分暴涨,冲榜一了。”

   “不还是20分嘛,还跌了一名,到23了。”

   “我们阿一都100分了,这元始天尊怕不是浪得虚名吧?五行盟不是吹他是攻略副本的天才吗。”

   “哈哈,峰会上听千面长老大吹特吹,我还以为这小子多厉害,这不,丢到杀戮副本里,一下子试出水准了。”

   “是骡子是马,还得拉出来遛遛。”

   众人哄笑起来。

   百无禁忌皱着眉头:

   “所以,你们觉得元始天尊名次这么低,是合理的你觉得他的战绩是吹出来的

   吹出来的战绩,能答应赵城隍?”

   一连串的问题,让众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们收敛笑容,愕然的看着百无禁忌。

   森林某处,一个背着双刀的青年,独自前行。

   他目光凝视着身前的虚空,焦点有些空间,这是在查看积分榜。

   “不对劲,元始天尊的排名不可能这么低,他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还是故意不收集积分?”

   这是九漏鱼不知道第几次打开积分榜了。

   他一开始倒也没关注元始天尊,但随着时间推移,发现收集积分并不困难后,他惊讶的发现,元始天尊的排名,始终没怎么变。

   十几分钟前,猛涨了一波,但也仅此而已。

   这是很不合理的情况。

   “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一处比较开阔的山坳,孙淼淼、茅山术士、袁廷,站在长满苔藓的青岩上俯视着山坳中的战斗。

   身后是他们的阴尸。

   奔涌的水流淹没山坳,形成一片小湖泊。

   一块凸出水面的石头上,是鬼化后面目狰狞的赵城隍,白霜沿着他的脚底蔓延,在石头边缘凝出一片薄冰。

   他的对手就潜伏在水中。

   ——散修榜单排第一的“唯我独尊”。

   孙淼淼蹙眉道:“他那件道具确实不凡,随时随地都能制造出属于水鬼的主场,能排第一,不是浪得虚名。”

   身边的茅山术士笑道:

   “但水无法影响灵体,拥有足够强大的灵仆,便能克制此人,赵城隍应该能杀他。”

   太一门的夜游神,在进副本前交换了灵仆,然后以灵仆和主人的心灵感应,很快就聚集在了一起。

   几分钟前,他们遭遇了独行狼“唯我独尊”,那家伙狂傲不可一世,竟想凭一己之力,猎杀四名夜游神。

   赵城隍见猎心喜,把孙淼淼三人支开,独自对敌。

   见短时间内难分胜负,孙淼淼看向出神的袁廷,埋怨道:

   “袁廷,这里是杀戮副本埃,你总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训练营里把脑子练坏了?”

   袁廷痛苦道:

   “元始天尊在哪里,元始天尊在哪里.........”

   茅山术士和孙淼淼对视一眼,低声道:

   “这家伙魔怔了。”

   “唉,毕竟元始天尊欠他一笔血债!”孙淼淼说完,眉头一皱:

   “话说回来,元始天尊的积分,为什么这么低?”

   茅山术士摇头:“可能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语气里颇有些幸灾乐祸。

   孙淼淼没回应,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落,凝视着脚尖的岩石,心里暗想:

   以元始天尊的能力,他主动收集积分的话,至少前三,不可能这么落后,是故意的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好像找到他问问情况.......

   但他迟迟不积攒积分,五行盟的成员,现在恐怕急坏了。

   ·····

   某颗巨松下,“我命由我不由天”歪着头,望着十几米外的两人,青丝如瀑垂下,道:

   “我遇到过登山客从与他的交谈中,发现这片森林里,藏着两个阵营。

   “但从你们提供的注意事项里,可以分析出,告示牌也会出现矛盾,所以,告示牌之间,其实也分阵营?但这就不合理了。”

   十几米外的两人,正是体格健硕的天下归火,相貌阴柔的音痴。

   双方刚才打了一场,每分胜负,在天下归火的提议下,握手言和,坐下来交换情报。

   真正有智商的人,不会被阵营主导思想,哪怕分处不同阵营,再没有生死矛盾的情况下,适当合作,是智者之举。

   天下归火淡淡道:

   “首先,我们不能确定,告示牌给出的注意事项的矛盾,是不是真的矛盾。其次,告示牌出现矛盾,不能代表告示牌之间也分阵营。”

   我命由我不由天,思考几秒,嫣然道:

   “有道理!

   “我想元始天尊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犹豫,但我们明白的太晚,已经做出选择了。”

   天下归火冷笑道:

   “那是你们,不是我!”

   浅野凉谨慎的向前探索,走的分外缓慢。

   身后的夜游神不停催促:“走快点,死不了的。”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寻找森林中部的告示牌。

   死不了你自己怎么不走前面,八嘎.......浅野凉在心里弱弱的腹诽。

   她身后,除了年轻的夜游神,还有高挑丰满的阿姨;脸蛋精致无暇的大姐姐。

   见到夜游神还有同伴后,浅野凉就放弃逃跑的念头了。

   安安分分可能还能活着,逃跑的话,只怕会被三人围追堵截,死路一条,发挥躬匠精神都没用。

   “王泰,你真的叫王泰吗”浅野凉一边走,一边问道:

   “我怎么没在积分榜上看到你?”

   她一直在积分榜上找王泰的名字,但没找到。这姑娘好像没什么情商......张元清淡淡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泰是假名,相信牡丹仙子早就发现了,但少妇就是少妇,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打过滚,挨过撞,有足够的阅历和心智。

   一路上从未提及为什么积分榜没有王泰这件事。

   张元清不在乎假名被看破,因为他变幻了容貌,也收起了擂台赛时用过的道具,表露的性格也模仿傅青阳,最关键的是,他的阴尸换了。

   牡丹仙子不可能靠着想象和猜测,就锁定他的身份。

   正走着,牡丹仙子忽然“咦”了一声,脸色变得难看。

   张元清侧头,道:

   “有什么问题?”

   牡丹仙子摇摇头,有些不安的说道:

   “我只是觉得不太对劲,不是我们有什么不对劲,而是元始天尊,他,他的排名太低了.......

   “他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他是我们官方行者的重要依仗,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这才刚进副本两小时,被寄予厚望的元始天尊.就被赵城隍、邪恶职业、民间散修落下。

   牡丹仙子心里不免焦虑。

   ...

   PS:错字先更后改,今天码了一万一千字。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http://www.zzdxss.com/lingjingxingz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书后她成了全民女神时间循环: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仙府种田修仙界的唯一御兽师开局直播毒鸡汤,差点笑死观众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仙子,请听我解释太古神尊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村里修仙,我有喷宝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