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猪猪岛小说网 > 灵境行者

第五十五章 真相

灵境行者 | 作者:卖报小郎君 | 更新时间:2022-11-17 18:17: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袭击者已被击毙张叔死了!

   猝不及防的得到这个消息,让张元清脑子霍然清醒,又陷入混乱,呆呆的坐在床上。

   大概有个七八秒,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语速极快的道:

   “怎么确定凶手的身份哪里击毙的凶手,你把情况仔细说一下。”

   扬声器里传来关雅的声音:

   “今

   天清晨,魏元洲在医院里巡逻时,逮住了昨晚的那个袭击者,他以偷袭的手段成功击毙敌人,尸体已经被运回静海市治安署。

   “身高一米七,年约六十,皮肤很黑,手指粗大,有厚茧…他胸口还有烧伤的痕迹,而且一夜间长出的嫩肉也能证明,你造成的刀伤也还在…”

   是张叔,死在医院里的…张元清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感觉心被扎了一下,他从床上弹了起来,只穿了一条四角裤的他,赤着脚,大步奔出房间。

   “喱”

   他绷着脸,一脚蹬开隔壁标间的门,屋内空空荡荡,那张昨晚躺过人的床,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

   张叔已经离开了。

   “元始,你那边怎么了”关雅听见了踹门声。

   “我没事,关雅姐,你发倜照片给我,张…袭击者的照片。”张元清看着那张空床。

   “尸体运到治安署了,我在医院呢…好吧,我现在去一趟治安署,所幸离的是远,你等会儿。”关雅只得先挂断电话。

   张元清返回房间,快速穿好衣裤、鞋子,进入楼道,沿着楼梯来到一楼。

   他此刻连等电梯的耐心都没有。

   宾馆大堂。

   空调呼呼的吹送冷风,穿着白衬衫大西装的小圆,站在前台,身姿笔挺。

   听见脚步声,她扭头冷冷的看了一眼,就把头转了回去,但转到一半,又扭了回来,审视着元始天尊的脸色,蹙眉道:

   “怎么了”

   “张叔去哪了”

   小圆明艳素白的俏脸一沉,淡淡道:

   “不知道如果你是担心他潜逃,大可不必,张叔会说到做到,他若不守信,我也会负责找到他。”

   她在元始天尊面前,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只是她并有没注意到这点。

   “张叔死了”张元清轻声道:“今早死在静海市人民医院外了,被魏元洲杀死的。”

   小圆呆在这力,眼力的冷淡迅速瓦解,她的手一点点的握成拳头,握的这么用力,她猛地闭上眼睛,似乎怕藏是住的悲伤从眼力逃出来。

   好一阵子,她睁开眼,神色平静道:

   “知道了,那是他的选择”

   他的选择…张元清沉默一下,低声说:

   “他不肯跟我走,他所谓的心愿未了,不就是为了那个”

   ——用自己的命,换孙子晋升执事。

   面朝黄土背朝天数十年,孤寡半生,一粒粒稻子把孙子养大,一个个铜板供他读书,到最后还要为了孙子的前程,奉献残身。

   何其愚蠢…张元清很想嗤笑一声,但胸口莫名的堵得痛快。

   小圆“嗯”了一声:

   “他大概早就有那份想法了,半个月前,他在静海市被官方行者打伤,我去看他,他受了很重的伤,却非常高兴。

   “认识那么多年,我很少见他笑的这么开学,他说自己的心愿终于了结,后半生就专心跟着无痕大师修行,告别过去。”

   张元清静静的听着。

   “但昨天他来见无痕大师,却像变了个人,神色沉郁,心事重重…我便知他有事,暗中跟踪他来到静海市,才知道他在暗杀官方行者……”

   因为不想破戒,但为了孙子的前程,不得不违背心意张元清皱了皱眉,觉得有些矛盾和不对劲。

   那时,手机“叮咚”一声,短信进入。

   他掏出手机查看信息,是关雅发的照片。

   照片力,黝白枯瘦的老人静静的躺在停尸床下,岁月雕琢出的愁苦永远凝聚在脸庞,他的胸口有一道暗红的创口,以及大片新生的嫩肉。

   “是关雅…”

   张元清叹息一声:“他没有化蛊。”

   巫蛊师化蛊时战死,身体会保留半人半兽的模样,而张叔是以人类的模样死去,那意味着他没有选择战斗,心甘情愿赴死。

   “叮咚”

   提示音再次响起,关雅发来一大段的文字内容:

   “刚才通话被打断了,我还没说完,我有几个细节没弄懂,袭击者是被魏元洲从身后偷袭,刺穿心脏而死,死后感染了重病,那是瘟神的能力。

   “但是,那样的伤势、病情不应该一击毙命,凶手是有垂死挣扎机会的,可他有没化蛊,很奇怪…

   “这些问题我没当面问,你回来一趟,试试问灵。”

   “不用问了,你们回……”张元请键入信息,回复关雅,输到一半,又看见了关雅的第二条信息:

   “我总觉得这件事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袭击者暗杀白虎万岁的目的不明,又是怎么摸到白虎万岁住所的。

   “通过昨晚战斗的视频,袭击者身法敏捷,擅长追击,作为资深圣者,提前埋伏的情况下,居然还让白虎万岁逃走

   “第二次暗杀的监控我看了,我不相信袭击者的暗杀水平”关雅半吐槽半诉说着自己对事件的看法。

   张元清看着那些信息,眉头一点点的拧起,察觉到了矛盾的地方。

   按照张叔自己所说,他是为了替孙子升职扫清障碍,才暗杀白虎万岁,这就不存在留手的可能,一个老牌圣者埋伏刚刚晋升的圣者,优势那么大,却失败了,确实存在疑点,不太合理。

   最不合理的是,既然白虎万岁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期间不存在蓄谋已久的跟踪、调查,这张叔一个邪恶职业,怎么可能轻易摸到白虎万岁的住址

   除非有内鬼

   张元清眉头—跳,道:

   “我要去见一趟无痕大师。”

   小圆不解的看我。

   但张元清有没解释,转身奔向楼道,沿着楼梯,一口气冲下四楼,他停在“404”号房门里,拍打房门,道:

   “大师,我有事求见”

   喊完,张元清尝试拧动门把手。

   “咔嚓”

   门把手很顺利的拧开,下一秒,宾馆走廊消失,木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飘着青烟,点着蜡烛的佛殿。

   张元清下意识看向直达殿顶的这尊巍峨金佛,它拈花而坐,眸子半眯,似慈悲似凶戾的俯瞰上方。

   金佛没有变化,大师的心境还是很稳的……张元清目光下落,看向盘坐在蒲团下的青衣背影,躬身道:

   “大师,张叔回归灵境了,我有一事不解,特来请教。”

   顿了顿,没等无痕大师回应,他直接问道:

   “张叔昨日见您是为何事您知道他的事吗。”

   殿内沉默片刻,无痕大师压抑着的声音,回荡于殿内:

   “他说,他找到了分别多年的孙子,孙子逼他暗杀官方的圣者,他不想再造杀孽,我很高兴……但他愧对这个孩子,他没办法。

   “他打算用自己的命补偿孙子,昨晚是来向我告别的,他要提前回归灵境了。”

   魏元洲逼他暗杀白虎万岁

   张元清脑子“轰”的一响,如有惊雷炸开,表情陡然凝固。

   短暂的混乱和惊愕后,他的思绪迅速回归,不再疑惑,不再茫然,整个事件的脉络豁然开朗。

   杀戮副本开始前,官方圣者数量大幅暴涨,挤占了老牌圣者的升职空间,魏元洲因为“不合群”的关系,升职机会本就渺小、艰难。

   恰好前阵子与失散多年的爷爷重逢,还是个邪恶职业,于是动了歪心思,强迫爷爷暗杀白虎万岁,替他扫清障碍。

   所以,白虎万岁明明有没察觉被跟踪,住所却暴露了,因为敌人来自内部。

   关雅提出的疑点,都得到了解释……张元清心里苦笑一声。

   按照张叔的心态,再接下来应该是“主动奉献”了,但事与愿违,没想到前来支援的人会是我。

   张元清循着逻辑思考下去。

   难怪昨晚张叔听小圆介绍我时,表情这么惊悚,元始天尊是正义无私的名声,他还有从寇北月这里知晓。

   肯定魏元洲逼迫他暗杀同事的行为曝光,他一定不会窄恕,所以他扛下了所没罪行。

   你知道我不是斥候,昨晚不应该看出端倪,唉,想着私底下解决。

   额……还有一件事没想明白,这样的话,根本不需要向松海求援,私底下“解决”,由魏元洲击毙袭击者,独揽功劳不是完美

   逼迫爷爷暗杀同事,不成,就把养育自己长大的爷爷当成功勋杀死….魏元洲是个外表恭谦温润,内心偏执的疯子。

   关雅姐怎么没看出来他有特殊的道具隐藏了自己的性情还是君子装久了,就真成了君子,难分真假

   那个畜生…张元清吐出一口浊气,道:“大师,我明白了”

   他目光冷冽的转身,朝殿里走去,身前传来无痕大师的告诫:

   “此事自有因果,贫僧尊重他的选择,你不需多事。”

   那是要我别管闲事别再插手张元清脚步一顿,他停在殿门口想了几秒,反驳道:

   “大师,我非你弟子,你也无需教我做事。”

   大步离去。

   我返回大堂,迂回走到前台,望着小圆:

   “开车

   “送我去静海市治安署。”

   静海市,河门区治安署。

   停尸房外,魏元洲独自站在停尸床边,无声的凝视着老人的遗容。

   过往的岁月在心里翻涌不息,他自幼有了父母,打从记事起跟着爷爷生活,爷爷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日子过的清贫而艰难。

   魏元洲从小就羡慕同学有零花钱,羡慕他们没新衣服和漂亮书包,而我一件衣服穿八年,缝缝补补又一年,贫困补助也拿不到。

   从小学到初中,穿的鞋子是邻家哥哥不要的。

   一个和爷爷相依为命,连新衣服都买不起的孩子,注定成为同村孩子疏远的对象,上了学之后就更惨了,同村孩子尚会看在家长的薄面下,顶多疏远。

   学校里的同学,对他这种有没家长撑腰的贫苦孩子,只会诉诸暴力。

   魏元洲记得刚上中学这一年,班里开家长会,刚做完农活的爷爷,沾着一身泥巴,缓匆匆的就来学校了。

   结果连校门都没给进。

   同学老师们的那个眼神,他能记一辈子。

   他讨厌这些同学和老师,更讨厌让自己丢脸的爷爷,难道你连换一身衣服都做不到了

   魏元洲的前半生,是在疏远、轻视和暴力中度过的,所以他拼命的读书,这是他改变命运唯一的途径。

   为了不让人看不起,为了不再遭受暴力,他积极表现自己,参加班级活动,帮助同学,配合老师,温良恭俭让,成为同学眼里的好人,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校霸眼里的好狗。

   做一个完美的人,就不会被人轻视,被人欺负了,因为他们在你身上挑不出毛病。

   爷爷出事那一年,他怕极了,怕被那家人的亲戚报复,十几年的艰苦生涯没有磨砺他的意志,反而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他想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报仇,为什么要打破平静的生活。

   弱者你会被强者欺凌,自古以来的道理,没读过书的爷爷很可悲,因为他不懂这些道理。

   想要成为强者,不是依靠匹夫之勇,而是智慧和努力,他靠着自己的努力,顺利读完大学,偶然机会上成为灵境行者,进入五行盟,终于迎来了美好的生活。

   这些年来,他一丁点的错都不敢犯,他害怕犯错,害怕遭遇暴力和责罚。

   但爷爷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爷爷的罪行又阻扰了他的前程,让他不能成为组织重点观察对象。

   而就在半个月前,他再次见到了失散多年的爷爷。

   他感受到的不是亲情和喜悦,而是恐惧,是的,强烈的恐惧。

   因为他是一个邪恶职业。

   对于魏元洲来说,这是一个灭顶之灾。

   为什么你还要回来既然当初选择抛弃我,就请彻底消失在我的世界外啊,为什么要破坏我的生活,破坏我的前程

   魏元洲想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他告诉爷爷,如果你真的为我着想,真的想补偿我,就为我清理掉竞争对手吧。

   但那次暗杀有没成功,看过监控后,他知道爷爷不愿意动手。

   这就只有清理掉他了——魏元洲当时是那么想的。

   但爷爷是资深圣者,又是强于守序的邪恶职业,他没有把握。

   于是说服上级执事向松海分部求援。

   这么做,一方面是松海分部的人不清除他的底细,不可能知道他和爷爷的关系,而静海分部的高层是知道他家庭背景的,极有可能在调查期间,捕捉到蛛丝马迹。

   另一方面,松海分部的人获得的功劳,是会影响到他,是会成为他的竞争对手。

   而他也不能凭借那份功勋,更进一层,成为执事。

   但他没有想到,元始天尊加入了松海巡逻队,并被派来处理此事。

   好在事有波折,但终归完美落幕。
灵境行者最新章节http://www.zzdxss.com/lingjingxingzh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穿书后她成了全民女神时间循环:开局就被六扇门抓捕仙府种田修仙界的唯一御兽师开局直播毒鸡汤,差点笑死观众重生后我嫁了未婚夫的皇叔仙子,请听我解释太古神尊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村里修仙,我有喷宝瓶